• 张才奎宁当被告不交公章 山水新董事会接管企业困难重重
2015-12-14 9:33:19   作者:佚名   出处:水泥商情网             ★★★
摘要:山东山水办公场所仍然被张才奎占据,公司公章等物也仍由他控制,公司的法人代表、董事和章程还都不能变更、修改。不过,被拒之门外的山水水泥、山东山水新任高管已经从外围展开工作。
  •  

     
        堪称中国水泥行业年度大戏的山水水泥控制权争夺战终于尘埃落定。不过,虽然在法律层面上天瑞集团已经实际控制山水水泥董事会,但在现实企业的接管中,一切并不顺利。
       
        “张才奎一直不交出公章,公司的法人代表、董事和章程还都不能变更、修改。”12月10日,新任山东山水水泥集团有限公司(山水水泥全资附属公司,下称山东山水)董事李茂恒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这使得山水水泥对于违约债务的处理不能开展。
       
        就在12月9日,重仓山东山水20亿超短期融资券的富国基金决定起诉山东山水。与此同时,受此次违约影响导致的交叉违约,山水水泥还需要提前偿付一笔5亿美元(约合32.27亿元人民币)的海外优先票据,另外51亿元的公开债务也将面临违约风险。
     
        “钱都已经准备好,但是没有公章,程序没法走。”李茂恒表示。
     
        12月3日,张才奎、张斌、陈学师在山东山水的董事职务被罢免,包括张才奎、张斌在内的六人在山水水泥的一切职务也一并被终止。
       
        不过,张才奎对此并不予以承认。12月4日,山东山水在其官网发布公告称,上市公司12月3日发布的公告为虚假不法公告,“本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将持续履行职责”。
     
        四天之后,山东山水再次发布公告表示,已就山水水泥以及宓敬田、李茂恒等七名自然人非法发布公告的侵权行为起诉,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已正式立案。
     
        “本公司已请求法院判令中国山水水泥集团有限公司及宓敬田等七名自然人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公告要求上诉被告在主流媒体上向公司赔礼道歉,并赔偿相应的经济损失。
       
        轰动全国的山水水泥控制权争夺战所引发的金融风险和稳定问题早已引起山东省政府的重视。据知情人士介绍,为维护企业稳定、化解金融风险,山东省政府已要求济南市政府“组织专门班子,进驻山水集团”,由济南市政府秘书长孙义洪带队的工作组已于7日进驻山东山水。
       
        “我们是按照省市两级政府的要求进驻企业,主要负责维护企业稳定。”12月10日,界面新闻记者拨通了工作组联系人济南市经信委副主任王明波的电话,他表示进一步的采访需要通过济南市委宣传部。
     
        界面新闻记者获悉,山东山水办公场所仍然被张才奎占据,公司公章等物也仍由他控制。不过,被拒之门外的山水水泥、山东山水新任高管已经从外围展开工作。
       
        “辽宁大区、内蒙古、新疆、山西等地子公司都已经接管完毕。”李茂恒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我们也正在跟济南市政府工作组协调,争取早日拿到公章,恢复企业秩序和稳定。”
     
        虽然心不甘情不愿的张才奎仍然在负隅顽抗,实际上,在12月1日晚,山水水泥的“张才奎时代”已经宣告彻底终结。
     
        当天晚间,位于山东济南郎茂山路2-1号的山水家园小区内腾空升起一阵烟花。
       
        次日6点05分,山水水泥发布公告宣布了1日在香港举行的股东特别大会的投票表决结果,包括罢免山水水泥董事长张斌在内的八项罢免议案获得96%的高票通过,委任天瑞集团董事长李留法在内的8项议案也获得了96%的高票通过。
       
        这意味着,在两次试图进入山水水泥董事会失败后,天瑞集团终于达成所愿,一举将山水水泥董事会成员全部替换。对山水水泥的维权高管和职工而言,与张才奎父子两年之久的维权之旅终于取得关键性的胜利。
     
        执掌山水水泥二十五年,曾有“国企好班长”称号的张才奎以及其子张斌被赶出山水水泥让人唏嘘不已,2日的公告也正式宣告了山水水泥张才奎时代的彻底终结。
     
        公告发布35分钟之后,身在香港的天瑞集团总裁李和平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了一天的第一条文章,一如平常。
     
        数月来,李和平在香港、深圳、济南多地奔走,多方接触山水水泥的债权人,他需要面对的是一次棘手的大麻烦。麻烦的制造者是山水水泥的董事会。
      
        “董事会于2015年11月10日交易时间结束后决定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交清盘申请并申请委任临时清算人。”山水水泥在11月11日早晨8点16分发出了这份公告,公告显示开曼法院的聆讯时间是11日上午10点,算上北京与开曼之间13个小时的时差,留给天瑞集团反应的时间只有15个小时。
     
        公告称,公司已无足够资金偿还11月12日到期的20亿超短融债券,并因此成为国内首例超短期融资券违约案例。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山水水泥的债权银行炸了锅,六家银行紧急派出了十多名代表。在与山水水泥和济南市政府接触后,11月17日上午,债权银行代表与天瑞集团总裁李和平在济南一家酒店的三楼会议室坐下。
     
        银行代表占据了会议桌的大半,让他们焦虑的是如果不对山水水泥立即采取行动,他们的债权未来如何保障。他们需要听听来自山水水泥第一大股东天瑞集团的想法。
       
        天瑞集团比银行还要着急,花费了62亿港元(约合51.63亿元人民币)取得了28.16%的股权,尚未进入公司董事会就要面临企业清盘的局面,而一旦发生债权银行挤兑的情况,山水水泥将被逼向绝境,天瑞集团此前买入山水水泥的所有战略构想都将无从谈起。
       
        会谈持续了数个小时,这次关键性的斡旋距离山水水泥的股东大会召开只有14天,心意已决的天瑞集团在此次股东大会上再次提出了罢免全部董事的议案,这是天瑞集团第三次试图获得董事会席位。
       
        如果能将开曼法庭下达清盘令的时间拖延至股东大会之后,天瑞集团在股东大会上顺利改组董事会,申请撤销清盘申请便可成功化解危机。在股东大会之前,如果能驳回山水水泥的清盘申请则将是最为理想的结果。
       
        “如果开曼法庭在股东大会之前下达了清盘令,怎么办?”来自债权银行的代表更为慌乱,山水水泥股东各方的控制权争夺令局面变得十分复杂,董事会决策的动机难以捉摸,身在局外的债权银行显然有点摸不清状况。
       
        山水投资的执行董事廖耀强坐在李和平的右手边,他被香港高等法院委任接管张才奎手中持有的职工股,坐在李和平身边的还有两位来自山水水泥的维权高管。他们分别代表了第一二大股东天瑞集团和山水投资,二者合计持有股份超过五成,双方联手,山水水泥任何议案的生死都将由他们决定。
       
        廖耀强的普通话带着浓郁的港腔,在座的债权银行代表听起来颇为费力。他尽力放慢语速,表达出自己的核心观点,他说,同属于英美法系的开曼,法庭不会在其他股东反对的情况下,轻易下达清盘令,在这之前需要反复听取各方的意见和判断提交的证据,最终决定将不是一个短期的过程。
     
        在山水水泥留给自己十五个小时的时间里,天瑞集团紧急向开曼法院提交了撤销清盘的申请,并成功争取将开曼法院的聆讯日期押后到了18日。
     
        “山水水泥还远远没到资不抵债的地步。”在李和平看来,由三方构成的董事会是在为天瑞集团控制山水水泥制造障碍,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遇到麻烦。
       
        在10月13日召开的股东特别大会上,天瑞集团第二次提交改组董事会的议案。不过,会议开始前,亚洲水泥(241.25元/吨,0%)首先对山水投资行使投票权的人士的资格提出异议,来自中国建材的股东特别大会主席常张利最终决定不接纳山水投资在股东大会上的投票。
     
        这意味着,同一战壕的山水投资被绑住了手脚,仅持有25%股份的天瑞集团在股东大会上将无力推动改组董事会的议案通过,天瑞集团代表在表达抗议之后愤然离场。
       
        “如果不出‘意外’情况,应该是没有问题。”在与债权银行会谈后,李和平说,12月1日的股东大会会不会出现其他情况,是他最为担心的事情。安抚债权银行避免挤兑、向开曼法庭提交反对清盘申请外,天瑞集团和山水投资还必须竭力避免股东大会节外生枝。
     
        他们提议原定在济南召开的股东大会改为香港,并由香港高等法院委任第三方担任股东大会主席,全程负责主持会议。香港法院最终判令批准了上述请求。
       
        在股东大会召开一周前的11月26日,开曼群岛大法院最终裁定,否决了山水水泥的清盘申请。各方的控制权博弈最终聚焦在了12月1日的股东大会上。会议毫无悬念,天瑞集团和山水投资联手将张斌、中国建材和亚洲水泥提名董事构成的董事会悉数替换。
     
        如果时间回到两年前的2013年11月,张才奎一定会后悔当初的决定。当时,他决定回购7名高管和3939名职工的股权。
       
        2008年山水水泥在香港上市,改制上市时,采取了职工入股山水投资,再由山水投资控股上市公司的方式。受限于股份公司股东人数不能超过50人的人数限制,数千名职工在山水投资的股份以信托的方式由张才奎代持。
       
        不过,张才奎给出的回购方案是,“分三期完成,原则上每10年一期。股权价值与山水公司股票价格挂钩,第一期价格打八折,第二期打九折,第三期不打折”,“公司股份回购所需的资金均来源于公司的自有资金,为公司于上市公司取得的年度分红”。
       
        也就是说,张才奎打算将原本属于职工的分红拿出来购买员工股份,员工不仅没有股权收益,最迟变现还要等三十年。一向说一不二的张才奎决定就这样将高管和职工的股份据为己有。
     
        张才奎的霸道最终招致了6名高管的“倒戈”和数千名员工的维权上访。
     
        让维权员工下决心与张才奎斗争到底的是,他们通过聘请香港律师才发现,张才奎代持职工股权的方式为一项信托计划,而这项信托为“酌情信托”,也就是说张才奎拥有绝对的自行决定权,包括代为投票表决、任意处置资产、不给员工任何分红。
     
        全然不知情的数千名职工的怒火被彻底点燃,一场关于股权争夺的大战自山水投资内部开始,他们决定通过诉讼夺回属于自己的股权并将张才奎父子赶走。
      
        2014年中报显示,山水投资彼时持有山水水泥30.11%股份,为山水水泥的第一大股东。在高管和职工的轮番诉讼下,张才奎担心一旦丧失山水投资控制权,自己对于山水水泥将难以掌控,他需要引入外部股东予以抗衡。
     
        2014年10月27日,山水水泥发布公告称,以每股2.77港元的价格向中国建材定向增发5.63亿股,占发行后总股份的16.67%。
        
    “当时每股净资产是4.21元,给中国建材的价格是按照当天股价2.77港元,比净资产低30%多。”维权高管此前曾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山水水泥此次引入中国建材是有意稀释山水投资的持股比例。
     
        趁着山水水泥内斗之际,亚洲水泥也自二级市场不断增持,2014年12月1日,亚洲水泥持股比例已达20.9%,一举反超中国建材成为当时的第二大股东。
     
        水泥产能过剩严重,山水水泥又陷入严重的内部纷争,此时进入山水水泥无疑是火中取栗。不过,山水水泥陷入内斗无暇旁顾之时,也许正是进入山水水泥的难得良机。
      
        瞅准时机的天瑞集团也自二级市场不断增持,2015年3月31日,天瑞集团购买山水水泥3.55亿股,持股比例仅10.51%,此时公众持股数量为26.83%,这距离香港联交所《证券上市规则》第8.08条规定必须由公众人士持有已发行股本总额25%的要求仅1.63个百分点。
     
        仅仅十天之后,天瑞集团大笔增持6亿股,将持股比例一举提高到了28.16%,一跃成为山水水泥的第一大股东。
       
        公众持股量因此仅剩下9.18%,低于联交所规定,山水水泥的股票自此停牌。各大股东的持股比例也就此定格,天瑞之外,山水投资、亚洲水泥、中国建材分别持股25.09%、20.09%和16.67%。
       
        天瑞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天瑞水泥(01252)2011年在香港上市,因此相比央企中国建材和来自台湾的亚洲水泥,天瑞显然对于香港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更加熟稔,此次自二级市场的买入比例和时机是否经过精心谋划,不得而知。
       
        不过,正是这次悄无声息的狙击式买入引发的山水水泥二级市场停牌,为山水水泥的控制权争夺奠定了关键转折。各大股东持股比例就此锁死,此后只要联手山水投资,便可轻松控制山水水泥任何议案的走向。
       
       就在天瑞集团谋得山水水泥第一大股东的位置后,5月20日,香港高等法院一纸判决批准了参与诉讼职工申请的托管令,部分由张才奎代持的43.29万股由指定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总经理廖耀强、阎正为、顾智心组成的托管人接管。
     
        在山水投资100万股的股本中,托管人接手了43.29%,维权的七名股东持有18.26%,维权一方合计持股比例已超六成,张才奎在山水投资的话语权被削弱。
       
        7月7日,接管人廖耀强、阎正为、顾智心在山水投资的股东特别大会上获任董事职位。原本,山水投资仅有三名董事席位,张才奎、张斌父子占据两席,随着三名新任董事的进入,张才奎父子控制席位仅有1/3。张氏父子自此丧失了对山水投资的控制权。
     
        此时,天瑞集团与山水投资的联手已经水到渠成。胜券在握的天瑞集团本打算在7月29日的股东大会上改组山水水泥董事会。不过,这遭到了张才奎父子的狙击。
       
        张才奎父子诉至香港高院,反对临时接管人投票重组公司。“天瑞想夺得山水水泥控制权是敌意举动。只要天瑞代表进入董事会,其他山水投资和山水水泥的少数股东将难以抵抗管理层的改变。”中国建材也同时致信法庭。
       
        “接管人不是公司医生,他是公司看守人,设立接管人不是为了达到山水水泥管理层的完全改变。”香港高院的判决称。由于接管人未能获得香港高院投票的允许,在山水投资内部,张才奎父子以2:1的比例(1票为于玉川为代表的职工股东)胜出。在7月29日的股东大会上,天瑞集团首次冲击山水水泥董事会落败。
       
        10月13日,天瑞集团试图再次改选董事会,却受到了三四大股东亚洲水泥与中国建材的联手反制,股东大会以“山水投资行使投票权人士资格有异议”为由剥夺了山水投资的投票权,孤立无援的天瑞集团再次告败。
     
        为免节外生枝,天瑞集团和山水投资决定将股东大会召开地点改为张才奎不便掌控的香港,股东大会主席由香港高院委任第三方担任。香港高院同意了上述请求。周密安排之下,12月1日的股东大会,天瑞集团最终成功翻盘,如愿以偿地全面改选了山水水泥董事会。
     
        如今,张才奎仍然在给改组董事会之后的上市公司接管工作制造麻烦,但是对于他来说,同样也有着不小的麻烦等着他。
     
        “被告人(张才奎)的申请以及所形成并坚持的辩论,只有一个可识别的目的:阻止所有调查,隐藏财务活动。正如本人之前提到的,有一些金钱的处理尚待解释。其中一例便是,被告人已多大程度上使用山水投资和/或山水水泥的公司金钱支付其个人法律费用。”正如香港高等法院在10月26日的法官判词里所提到的,张才奎在掌控上市公司以及在控制权争夺战中采取的涉嫌违法的行为正面临来自新任董事会的秋后算账。
     
        “本公司已向其法律顾问高露云律师作出指示,针对张才奎以及张斌的涉嫌连串非法行为及违反受信人责任展开法律程序。”山水水泥公告表示。


    界面

点击次数:  [责任编辑:罗明松 林琳 贺光岳] 转载请注明“来源:水泥商情网”
  • >>更多相关新闻
  • 没有相关新闻
  • 水泥商情官方微信:
    微信号:snsqw-wx
  • 手机客户端:点击进入扫描安装>>
  • 成都编辑部:028-83380472
  • 自贡编辑部:0813-5106054
  • 广  告  部:028-83334977
  •             0813-5106054
  • 发  行  部:028-83380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