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解析:做水泥的公司改行做影视,“当代东方”究竟是何方神圣?
2017-9-22 9:39:16   作者:佚名   出处:电影制片人         荐  ★★★
摘要:多年前,当代东方只是一家主营业务为水泥制造的上市公司,并戴着ST帽子。 Special Treatment, 如果哪只股票的名字前加上ST, 就是给市场一个警示,该股票存在财务异常情况,具有投资风险。 当代东方原控股股东为大同水泥集团,因发生借款合同纠纷诉讼,山西省高院将大同集团持有的*ST大水全部国有法人股1.22亿股自2003年6月起予以司法冻结。
  •  最近,行业内有一家公司走到了风口浪尖:当代东方。

    9月8日,当代东方发布公告,将与一家"宏声文化"Hongsheng Culture Holdings Ltd签订王力宏《世界巡回演唱会》的代理合同。

    根据当代东方发布的协议内容显示,公司预计对本次演唱会投资额会在6-9亿元人民币左右,其中演唱会制作费用为3.5亿元。

    笔者发现,这一动作并不是当代东方最近唯一的新闻,就在一周以内,他们还有其他大动作同时问世。

    9月12日,当代东方公告称,公司与上海一家公司共同出资设立新公司,合资公司"爱情产业"将以爱情为基础,以亲情为延伸,以主题小镇为核心载体,推动优质IP的整合与变现。

    看到这里,读者一定会非常好奇,投资9亿做演唱会已经很不可思议了,同时竟然还要做产业小镇,触碰房地产这块:当代东方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笔者发现,就在2014年之前,当代东方还是一家原材料生产企业,本名"大同水泥"。

    难道真的是做水泥的企业眼瞅着泛娱乐行业红利更多,所以要转行捞金了吗?

    当代东方的前世今生:从水泥集团到文化产业巨头的腾挪之道

    多年前,当代东方只是一家主营业务为水泥制造的上市公司,并戴着ST帽子。

    Special Treatment, 如果哪只股票的名字前加上ST, 就是给市场一个警示,该股票存在财务异常情况,具有投资风险。

    当代东方原控股股东为大同水泥集团,因发生借款合同纠纷诉讼,山西省高院将大同集团持有的*ST大水全部国有法人股1.22亿股自2003年6月起予以司法冻结。

    2007年,山西晋德拍卖对大同集团持有的*ST大水1.22亿股国有法人股进行公开拍卖,南京美强以1.06亿元竞得大同集团持有的*ST大水1.02亿股股份(占*ST大水总股本的49.21%)。

    2010年12月,《关于被司法拍卖的*ST大水股份事宜的协议书》约定并同意大同集团持有的*ST大水1.02亿股股份中的6240万股裁定过户给当代集团,其余4000万股裁定过户给南京美强,当代集团承担6474.5万元股权拍卖款。至此,大同水泥控股股东变更为厦门当代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转型之路也由此开始。


    公开资料显示,在转型之初,当代集团拟以资金支持等方式帮助上市公司发展包括但不限于旅游地产、文化地产、物流等有益于上市公司发展的产业,但当时具体转型方向并不明晰。

    真正让当代东方得以跨足文化娱乐行业并站稳脚跟还是得益于2014年的一笔收购。

    2014年5月,当代东方对外宣布,斥资11亿收购盟将威影视文化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盟将威)100%股权,溢价率高达12倍。

    财务数据显示,当时凭借《精忠岳飞》《背靠背》两部热播电视剧,盟将威2013年营收、利润同比增长率遥遥领先同行,也正是这两部剧促成了溢价12倍的收购。

    值得一提的是,盟将威参与制作了《北京遇上西雅图2》,由吴秀波担任主演的古装剧《军师联盟》及电影改编的都市剧《北京遇上西雅图》,盟将威也是出品方之一。

    而更值得注意的是,吴秀波在当代东方收购盟将威之前就已经参与过当代东方的定向增发计划。

    这一收购在2014年争议极大,出现了诸如内幕交易这样的非议,但是事实证明收购盟将威在短期内对当代东方确实是一笔不错的买卖,因为这一收购直接保证了2015以及2016年当代东方的财报非常之漂亮,并顺利在影视行业打响了名头。

    八面玲珑,通吃四方:当代东方堪称娱乐产业"饕餮"

    2015年当代东方的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93亿元,同比增长21倍;归属于股东净利润1.11亿元,同比增长200倍,与上一年相比基本实现了彻底的扭亏为盈。

    如此亮眼的财报依靠的正是盟将威的巨大贡献,在营收中,83%的收入来自于电影与电视剧的业绩,包括电影《匆匆那年》,电视剧《活色生香》《王大花的革命生涯》,以及综艺节目《欢乐喜剧人》《冲上云霄》等贡献的收入。应该说,如果没有投资盟将威,2015年的当代东方就无法获得这样的业绩。

    这笔交易的成功极大地激励了当代东方的信心,在年报发布会上将2015年定义为"当代东方1.0", 未来要迅速升级成为"2.0"。

    果然,当代东方之后手笔越来越大,简直有点一发不可收拾。其发公告次数之频繁,主导的投资并购之多,布局领域之广,无不令人乍舌;单就2017年上半年以来,就有至少四起披露的投资,包括25亿收购永乐影视100%股权的大规模收购案。

    虽然近几年当代东方可谓是四处出击,动作频繁,但是仔细梳理一下,还是可以看出其战略脉络非常清晰,主要分成三块:渠道,内容,衍生。

    渠道端

    笔者发现,渠道端的投入应该是当代东方最重视的层面,毕竟上游的内容制作端风险较高,胜负难料,能够占据基础设施建设的高地以及播出的端口,对于整个产业的战略布局都将有极大帮助。

    当代东方在2015年就开始布局电影院线。2015年11月底,当代东方以现金3235.29万元收购中广院线30%的股权,介入电影院线行业。

    2016年5月,当代东方以现金增资1.27亿、债转股增资1500万,收购华彩天地51.13%的股份。至此,短短两年,当代东方已经同时拥有中广院线和华彩天地控股的院线公司上海弘歌两张院线牌照。

    这样的发展速度和规模着实惊人,但是当代东方却并没有停下脚步。

    2017年上半年,当代东方依托于当代浪讯、华彩天地、当代春晖等几家子公司,继续扩大影院数量与市场覆盖范围:当年1月,当代东方与珠江影业结为战略合作伙伴。双方同意共同成立影院投资管理公司,且所投资的影院将加盟珠江影业旗下院线,并达成院线加盟合作协议。此外,双方同意共同开发建设当代东方旗下弘歌院线,还同意引入当代东方作为珠江影业旗下电影发行公司的战略股东。

    今年3月29日,停牌两个多月的当代东方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通过了关于当代东方全资子公司当代春晖收购威丽斯影院34%股权的决议,并对威丽斯进行增资,最终将拥有其51%的股权。

    截至2017年6月30日,当代东方共拥有自营影院数量32家,较去年年底新增15家,共拥有209块屏幕,报告期内实现影院运营收入 6213万元,占公司营业总收入的15.37%。

    没人还记得,就在三年以前,当代东方还是一家问题缠身的水泥公司。

    内容端

    当代东方在内容端的发力也丝毫不弱下风,前面已经提到,盟将威的收购让当代东方打了一个胜仗,尝到了甜头。

    盟将威确实是一个"大腿级"的资产,2014到2016年三年分别以10,887.04万元、14,147.75万元及2.11亿实现了收购时约定的业绩承诺,这在对赌成风的娱乐产业并不多见。2015年,盟将威参与投资拍摄的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2》横扫7.9亿票房,为当代东方进账6000万。

    当代东方的电影和电视剧片单从2015年开始也是越拉越长,并且不乏精品和热门项目,包括《热血长安》《军师联盟》《北京遇上西雅图》《碟中谍5》等各种热门IP。

    很大程度上,这些都要拜收购盟将威的资源和关系所赐。


    当代东方的领导层此时一定有一个思维,那就是要找机会必须复制类似的成功。

    2016年12月12日,当代东方与河北冀广天润电视节目制作有限公司、河北文广传媒有限公司签署了《合作协议书》,共同投资设立河北卫视传媒有限公司,就河北卫视的运营达成合作。

    政策监管的风向愈演愈烈,对于电视剧和综艺节目的监管开始趋严,一些主流文化类的电视节目开始受到政策支持。当代东方机敏地发现了这一风向,河北卫视虽然是二线卫视,但是具有《中华好诗词》《中华好家风》《家政女皇》《一书一城》《故人·故居·故事》《声动中国》《燕赵传奇》等大量符合主流价值观的文化类综艺节目。

    这样的节目不但投资成本低,而且回报稳定,更主要的是没有任何风险,可谓是旱涝保收。

    当然,当代东方还有更大的动作与追求高回报的想法。就在不久前的7月16日,当代东方公告"拟以不超过25.5亿元收购永乐影视100%股权",成为当日的重磅行业新闻。

    "永乐影视终于在借壳四连败后熬出头了。”一时间甚嚣尘上,媒体一片哗然。

    对于当代东方来说,永乐影视简直就是一个盟将威2.0升级版。

    仔细一看,截至2017年6月30日,永乐影视主要投资或制作电视剧作品共31部、电影作品1部,具体包括《武神赵子龙》《隋唐演义》《梦回大唐》《焦裕禄》《封神榜之凤鸣岐山》《人民检察官》《何所冬暖,何所夏凉》等。

    作为一家在影视市场深耕十余年的老牌影视公司,永乐影视不俗的制作实力、年净利过亿的盈利能力都碾压市场大半的影视公司:这样比盟将威更好的标的,岂能轻易错过。

    从作品类型看,永乐影视擅长制作主旋律电视剧,在主导弘扬“文化自信”的政策环境下,永乐影视的作品题材不乏市场需求。永乐影视的注入在影视项目的投资制作和发行决策环节,能补充当代东方在抗战、军旅等主旋律剧上的短板。随着类似《战狼2》《人民的名义》《湄公河》等主旋律影视内容的火爆,主旋律内容很有可能将迎来内容升级,为影视市场带来新的风潮和投资机会。

    当然,另一方面,作为“资本市场老司机”的永乐影视曾经四度登陆A股,四次败北,这一次能够遇到当代东方这样一个肯掏25亿的金主爸爸,也算是久旱逢甘霖,天造地和。

    值得注意的是,永乐影视既然做了盟将威2.0,就要承担同样的责任。在这一收购中,永乐影视也做出的业绩承诺:“2017年至2020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15亿元、2.95亿元、3.65亿元及4.2亿元”。

    当代东方也许步子够大,动作够频繁,但是投资上却也精打细算,准备充分。

    衍生端

    内容上实力成倍增长,渠道上又在影院和卫视两端打开了销售的通路,对于当代东方来说,基本的产业结构已经初步打造完毕。

    剩下唯一的空缺就是如何在既有结构上衍生出更多的变现渠道,或者为既有结构注入更多的活力。

    做爱情小镇,涉足地产就是出于这样的考虑。2017年9月11日当代东方与摩之玛栖梦共同投资设立当代摩玛有限公司,就爱情摄影基地、婚礼会馆、婚庆商业街、亲子儿童体验馆等项目开展规划建设。

    大环境来看,国家战略规划2020年前计划培育1000个左右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特色小镇,全国各地也因此兴起了建设特色小镇的热潮。

    当代东方作一定是看好了这一机会,作为一家具备内容以及渠道双重优势的上市公司,又有《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女儿红》《花开如梦》这样的爱情类IP,”爱情小镇“这样的衍生布局可谓水到渠成。

    整合旗下IP资源,创新挖掘价值,通过场景、美食、住宿等各种产品线将IP融入到小镇,实在是非常精明的打算。

    其实,投资王力宏的演唱会也是当代东方“衍生端”算盘中的重要一环。毕竟,靠影视内容赚钱并不牢靠,如果能靠小镇赚地产钱,或者依靠演唱会赚门票钱,何乐而不为呢?

    2016年,当代东方引入商业演唱会专业团队,随后成立“当代亚美”,正式进军音乐产业。据悉,亚美曾代理举办过张学友、陈奕迅、华晨宇、汪峰、张杰等歌手的大型演唱会,在演出市场上占据一定份额。当代东方也由此开启了在商业演唱会、大型商业演出、艺人经纪业务领域的整合布局。

    今年5月,当代东方再次出手,宣布与灿天文化等2公司共同投资设立百盈影业,将在全球范围内开展影视、艺人、演出等业务。资料显示,灿天文化拥有孙楠、周晓鸥、张靓颖等国内知名音乐人资源。

    从专业团队,到成立公司,如今又联手一线艺人进军演唱会,当代东方在一年之内在音乐领域从无到有并迅速扩张。但这尚是公司层面的布局,真要让大众普遍体会到音乐新玩家的闯入,尚需一个大IP一战成名。

    9亿开唱的王力宏,通过新专辑和演唱会宣告自己重回舞台。而广泛布局的当代东方,也需要绑定大IP彰显自己的实力和野心。


    写到这里,笔者已经是叹为观止,在整个泛娱乐行业,除了BAT或者万达这样的企业,能够像当代东方这样如同一只“饕餮”一般在行业中东奔西走,不停狂“吃”的公司实在是不多。

    但是,就和万达一样,当代东方的八面玲珑和四处收购背后一定也会面临一样的问题:

    钱从哪里来?

    “娱乐航母”靠的是桨还是靠浪

    在当下的影视上市公司中,当代东方投资并购的速度可能是最快的一家,几乎每隔几个礼拜就有一次。

    这速度,这体量,当代东方无疑是一艘巨型“娱乐航母”,那么问题来了,航母的不断前行究竟是“靠浪”还是“靠桨”呢?

    动辄出资十几个亿,二十几个亿收购资产,当代东方哪来这么多钱?

    纵观当代东方这三年多的融资手段,套路之多,套路之深,令人惊叹,更令人引起注意的是,有些套路充满了争议。

    投资王力宏演唱会需要6-9亿现金,目前当代东方账上只有2亿现金,连三分之一都不到。

    于是,8月底,当代文化把持有的432万股份质押给华创证券,至此,当代文化所持上市公司全部1.76亿股份都被质押出去了,质押率高达100%。其实,早在今年3月,公司第3大股东当代集团,也已经把所持8540万股股份质押出去,质押率也是100%。

    股份质押还不够,于是当代东方之前就已经发行了18亿的公司债。2016年9月,当代东方宣布,上市公司股东当代集团拟以其所持公司股票为标的,非公开发行可交换公司债券,募集资金规模不超过10亿元,期限为两年。2个月后,当代东方又披露,公司准备发行期限3年、募资8亿元的公司债券,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不过,截止到目前为止,这两次发债的进展似乎并不乐观,12个月过去了,还没有任何关于这两笔发债成功的消息。

    这一次发债的难产也将直接影响到当代东方对于永乐影视的收购完成。

    当代东方于 7 月 27 日收到深交所的问询。交易所询问永乐影视近年业绩逐年下滑的原因、应收账款和存货水平是否合理;仅部分交易对方作出业绩承诺的原因等。此外,交易所指出,此次重组交易标的评估增值幅度达249.49%,要求披露这一评估假设的合理性。

    应该说,如果没有融资端顺利的举债成功,当代东方近期所公布的所有收购案前景都很难用乐观来形容。

    其实,正本清源,从头来看,当代东方2014年一战成功的盟将维收购案也充满了争议和问号:在收购盟将威前后,就有关于公司股东与包括方正证券,中信证券在内的四家营业部共同操纵股价,趁机套现的内幕交易争议。当年同期,当代东方还曾经利用与老牌公募基金华安基金合作发起50亿文化产业基金的名义在股市大讲故事,吸引游资,很大程度上帮助当代东方完成了11.7亿元的定增融资。

    如果这11.7亿元的定增当时无法完成,或者受到了监管方的严格问询,当代东方就无法完成对于盟将威的收购,那2014年之后一套疾风骤雨一般的组合拳收购也不会发生。

    值得注意的是,当代东方的第一大股东为当代集团,其目前还控股国旅联合(600358)和厦华电子(600870)两家上市公司。

    当代集团已成为资本市场不可忽略而又神秘的资本力量。无论是如同巨型航母一般的勇往直前,还是如同饕餮一般的四处出击,当代东方“背后的力量”也许才是关键。

    从一家水泥公司转型成为娱乐行业的巨头,当代东方“神奇”的故事还将继续。

点击次数:  [责任编辑:罗明松 林琳 贺光岳] 转载请注明“来源:水泥商情网”
  • >>更多相关新闻
  • 没有相关新闻
  • 水泥商情官方微信:
    微信号:snsqw-wx
  • 手机客户端:点击进入扫描安装>>
  • 成都编辑部:028-83380472
  • 自贡编辑部:0813-5106054
  • 广  告  部:028-83334977
  •             0813-5106054
  • 发  行  部:028-83380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