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登录   注册
白猫黑猫     [加关注]
 访问:248621   阿利特币:205  评论:0  关注:0  粉丝:0
 
 
2017年12月07日 10:10:25
揭秘“共和国一号烈士”:不被害或成为元帅
揭秘“共和国一号烈士”:不被害或成为元帅

2017年12月01日中国新闻网 

核心提示:他的战友贺龙是元帅,他介绍入党的彭德怀是元帅。当年他的随同参谋樊哲祥,在1980年11月在接受五峰苏区调查组访问时说:“段德昌是一个常胜将军……如果不被夏曦杀掉,可能是元帅,许光达是他手下的师长,也是大将嘛。”



段德昌 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国新闻网,作者:佚名,原题:共和国“第一号烈士”段德昌:毛泽东曾为他流泪

1.德昌小学,毛、段第一次握手

南县县城的德昌小学大门口,有一块黑色的石碑,上面介绍了学校的沿革,其中有彭德怀与段德昌见面处的表述,但绝不是初次见面处。

毛泽东与段德昌初次见面却在这里。

这里原是南县的文武庙。民国后,南县高等小学堂和县劝学所就设在这里。

1921年4月的一天,毛泽东以省督学的身份,与新民学会会员易礼容、陈书农到安乡考察教育,首站就是这里。关于毛、段见面的过程,南县原文化局长、段德昌研究专家彭迪华是如此表述的:

上任才两个月的督学严世杰向毛泽东介绍南县教育情况,自然有“才来不久,了解肤浅”的谦语。客人们也就问起由来,于是扯出了段德昌。

原来早些时候,这里闹过一场风波。原任督学贪污,把伙食搞得一塌糊涂,于是学生们起来造反了,领头者就是段德昌。上司平息风波的手段就是各打五十大板,段德昌受了警告处分,原督学被撤职。毛泽东听了,想见一见这个“有勇有谋”的段德昌。

恰好,在长沙商专读书的段德昌这段时间回家照料卧病在床的老父,听县劝学所有召,便急匆匆地赶到文武庙。就这样,段德昌——日后中共重要将领,毛泽东——日后中共领袖第一次握手了。

后来,段德昌父亲去世,家道中落,面临辍学,毛泽东等介绍他到文化书社宁乡分社代理经理,也就是进入“革命队伍”了。1926年,段德昌受党组织派遣,考入黄埔第四期,同学中有后来大名鼎鼎的林彪。“中山舰事件”后,段德昌被蒋介石开除了学籍,又是毛泽东等安排他进入中央政治讲习班学习。

2.湖北当阳,段、彭两人谈马列

南县县城的九都山,原是段德昌祖居之地,现在辟为德昌公园,内中设有段德昌纪念馆。

馆中的一幅照片,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即“彭德怀接受马列启蒙教育处”,地点湖北省当阳县玉泉山关帝庙。

北伐战争时,段德昌进入唐生智的国民革命军第八军,先后担任第五师政治部秘书、第二师政治部秘书长。在随部攻打武昌的战役中,段德昌与时任营长的彭德怀第一次相见。两个性格特点相似、以救国救民为己任的人,都有相见恨晚之慨。

1926年10月的一天,为追击吴佩孚残部,段德昌与彭德怀率部进驻当阳。当晚在玉泉山关帝庙宿营,两人秉烛夜谈,倾心相与。在这以后的一段时间里,彭德怀如饥似渴地阅读段德昌送给他的《向导》、《新青年》、《共产主义ABC》、《通俗资本论》等进步书刊,追求革命真理。他的追求向往很快升华为一种奉献的热望,向段德昌提出了入党要求,并希望段德昌派人来他的营发展党组织。当时,中共为照顾统战关系,决定暂时不在第八军中发展党员,他的愿望没有实现。

1927年5月“马日事变”后,国民党下令通缉段德昌。段德昌按照党的指示离开了第一师,在鄂中发动的秋收暴动中受伤。他秘密潜回南县养伤。事有凑巧,已是团长的彭德怀此时也率部在南县县城驻扎。知交相见,分外亲切。段德昌向中共南(县)华(容)安(乡)特委建议吸收彭德怀入党。1927年10月,特委派代表找到彭德怀:“段德昌同志介绍你加入共产党,现在特委已经讨论通过你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报告省委批准后,再行通知你。”1928年4月,彭德怀被批准为正式党员。

3.陕西延安,毛泽东提议平反

毛泽东是什么时候知道段德昌牺牲的消息,记者还没有找到有关资料。

但一个事实是,1944年5月21日,中共六届七中全会在延安杨家岭开幕。在开幕式上,毛泽东代表中央政治局把关于讨论党史中六个重大问题的结论意见,提交中央委员会讨论。这就是《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由来。

如何处理历史问题的担子就落在了五大书记之一的任弼时肩上,其中重要的一项就是平反冤假错案。当任弼时将段德昌被害一事详细介绍后,毛泽东、彭德怀、贺龙等与段德昌有着较深交往的同志都感到很难过。随之,毛泽东郑重地提议为段德昌平反昭雪。

《彭德怀自述》中有着如此表述:“关于我的入党介绍人,在‘七大’以前,我写的是南华安特委,在近几年写的是段德昌同志。在‘七大’时期,任弼时同志主持写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我也参加了。在研究的过程中,当研究段德昌的历史时,弼时同志对段德昌同志的坚贞不屈作了比较详细的介绍。我听后,非常难过,也非常感动。为了纪念他,也就是为了学习他,在‘七大’以后,问到我入党介绍人时,我就说是段德昌。”

1945年6月11日,中共“七大”决定召开中国死难烈士追悼大会。在“七大”结束后的第六天即6月17日,大会在中央党校大礼堂举行。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央领导及“七大”全体代表、延安各界代表参加大会。毛泽东担任主祭,并题挽词:“死难烈士万岁”。段德昌当然在受祭之列,这是被害后第一次享受组织的祭祀。

4.一号证书,彰显烈士的分量

在段德昌纪念馆,记者看到了共和国“一号”烈士证书的照片。它很像一张奖状,其全名是“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纪念证”,编号“中共字第零零零一号”。签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毛泽东,落款为1952年8月3日。

证上的“毛泽东”签名是像“专用印章”那样盖上去的,还是毛泽东亲笔签发的,没有文字记载,但可以说明一点:将段德昌排在第一号,足见烈士的分量,也从一个方面说明了那个设问的意义。

如此,又引出一场争执。有人发表了《毛泽东签发的共和国一号烈士是丛德滋》,文中说:“1950年冬……中央军委联络处经多方打听,确认了丛德滋一家的下落。时任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部长的谢觉哉老人,把丛德滋烈士及其遗属的情况报告给毛主席时,毛主席说,在‘西安事变’时,我就知道丛德滋。于是,1951年1月15日,毛主席亲自签署了共和国第一号烈属证(原件存甘肃兰州烈士女儿家中,复印件存军博和辽宁丹东博物馆)……编号为‘0000一号’……丛德滋烈士证的签发比段德昌烈士的早一年7个月又7天(计580天),因此,从时间上看,丛德滋烈士才是共和国一号烈士!”

这篇文章所叙述的事实没错,造成编号重叠属于阴错阳差。但就此争论谁是“共和国一号烈士”,也仅仅是“时间”上的意义。

5.中南海里,领袖之泪为他流

回到那个设问:“要是他不被害,会是什么军衔?”

他的战友贺龙是元帅,他介绍入党的彭德怀是元帅。当年他的随同参谋樊哲祥,在1980年11月在接受五峰苏区调查组访问时说:“段德昌是一个常胜将军……如果不被夏曦杀掉,可能是元帅,许光达是他手下的师长,也是大将嘛。”

可许多人不知道,在1955年解放军授衔时,毛泽东还真为段德昌流过泪。孙卓清所著《共和国不能忘怀》一书中就披露了一段史实:对于段德昌这个军事英才死于“左”倾路线,毛泽东多次表示惋惜。1955年授衔前,毛泽东在听取彭德怀和总干部部副部长徐立清的汇报,当话题转到段德昌时,激动得两眼泪花,汇报不得不中断,改日进行。

毛泽东为什么流泪?也像人们一样,作那个历史设问?

6.追思绵绵,名字永刻丰碑上

一代伟人去了,战友们也去了,但段德昌这个名字没有被忘记。

1981年7月1日,在建党60周年的庆祝大会上,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在报告中特意提到段德昌,追思这位红军早期著名将领。

1989年11月,江泽民代表中央军委宣布,段德昌为中共33名军事家之一(后增补为36名)。

追思行列中还有军事专家,有的如此评价段德昌的军事才华:“水泊洪湖是他革命军事生涯的起点。他的军事才能和远见卓识让洪湖周围揭竿而起的游击队纷纷向他汇集。‘大马刀,红缨枪,我到红军把兵当。革命纪律要遵守,共产党教导记心头……’他创作这首《红军战士纪律歌》将由渔民、猎户组成的游击队淬炼成一支铁师劲旅。段德昌是理论与实战兼长的军事家,总结了一整套水上、平原游击战术,从而成为我军军事史上最早从事水上游击战争的军事将领。






阅读(283)  
    七嘴八舌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有话要说]
 
    有话要说    
登录后,在发表你的评论!
 
商情网简介联系我们┊Copyright @ Snsqw.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水泥商情网 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ICP备案号:川B2-20040141 经营许可证编号:川B2-20090148┊法律顾问:四川智见成律师事务所
客户服务中心:028-82002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