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登录   注册
石群良     [加关注]
 访问:752414   阿利特币:266  评论:1  关注:0  粉丝:3
 
 
2018年06月29日 13:04:34
文怀沙的《正清和》与长寿观
文怀沙的《正清和》与长寿观

          ——记文怀沙的人生理念                    

王耀东

2018623,在网上突然看到国学大师文怀沙早上337分在日本东京病逝的信息。顿时产生一种震痛之感。因为我同这位大师深交已有三十多年,友情太深了。文老有着渊博的学问和豁达的胸怀,特别在国学和人生理念,诗书画方面,对我有过不断的指导,所以,才有我今天在文学艺术上不断创新的理念。对我来讲,他的一些启示,就像一颗颗前进路上的启明星。

我们相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一个偶然的机会,著名作家峻青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文怀沙要到潍坊找我,我听了非常高兴,果然于198610月他亲自到了潍坊,这是我同他第一次见面,那时他已经七十六岁,走起路来仍然健步如飞,思路敏捷,妙语惊人,不少古诗能背能诵,声音抑扬顿挫,铿锵有力,令人惊讶不己。看上去显得很年轻。当时我安排他住在樱桃园宾馆,他虽然是一位大学问家,却很平易近人,讲起话来也很谦和。晚上我们一起吃完饭,又回到宾馆交谈,谈得非常融洽,在交谈开始时。他微笑着对我说:“耀东,我给你朗诵一首诗听。”说着就扬起手来,抑扬顿挫的唱了起来:“他,抖抖身上的泥土/向着新房的门槛走去/连他自己也没有料到/又像进他的土茅屋一样/弯了一下腰脊…….他笑了/天真得像一个孩子/回转过身来,以主人的身姿/重走一次”.文怀沙对我说:“你这首诗写得多么好啊,这才是中国最好的反映民情的诗,一个老农民在自己的故土上,住了上百年的破房子,终于在新的一天住上了自己梦中的新房子,对一个老农民来讲,这的确是一个大变革,大变化啊!对改革开放的新农村来讲,这个选材非常的新颖,让人一点不感到雷同。在写法上,也很创新,你抓住了主人走进新房时关键的一瞬:写了他的一弯一挺,“他抖抖身上的泥土/向着新房的门槛走去/连他自己也没有料到/又像进他的土茅屋一样/弯了一下腰脊”.这首诗,可贵在这一弯腰中的发现,于是“他笑了”,这是人生获得一种新生的一笑。于是他决定重新走一次。重新体悟一下这个新生的味道,他这个重新的一“走”,就是一种自强不息的精神的发现与醒悟。这首诗,就这样用“一闪”之中的一弯一笑,就写出了中国农民获得一种新生的心灵的变化。显示了这首诗的史学价值,揭示了对新生事物出现的陌生感和神秘感。你知道吗?就因为有了你的这首诗,才拉近了我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本来我不熟悉你,你在潍坊我在北京,我怎么会来找你呢,就是这首诗结的缘,是著名作家峻青向我介绍了你。他说你是一位有创新能力的新诗人,这几年你写了不少新变化的诗,我看了,他还给你新出版的诗集写了序言。是他让我看到了你近几年在刊物上发的诗,这首诗发在北京的《诗刊》上。巧了,正好我想找一个朋友办点事,峻青说,有事就找王耀东,他说你行。我就来了!所以。咱们就见面了。正因为你的不凡的诗一闪,就把我呼唤来了”。他接着又高兴的说:“在解放初期,在中国文学史上出现了田间,张志民、艾青、臧克家这样的大诗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新文学,直接无阻地走向现实生活,并在艺术上求新探异,你的不少乡土诗写的就是新时期,新变化的诗,显现了一种新的文化精神。我认为你是中国新时期新乡土诗的一个代表人物”。他的这一番话,让我很吃惊。几年来,我自己觉得我的诗写得太一般化,虽然也有评论,但没有像他这么直言不讳,画龙点睛的点评,此时,我正在寻求一种新的表现形式和新的创新理念。想不到听了他的一席话,使我眼前一亮,顿时觉得又有了一个新的攀高点。原来在我眼前站立的就是一位慧眼识金、画龙占睛的高人。

不久,他托我安排的北京保姆找工作一事,很快就办好了,保姆也上班了。文怀沙就约着他的爱人,再一次从北京来到潍坊谢我。更使我意想不到的是他的这位妻子,是一位日本华侨,而且也是潍坊人,多年来一直在大陆做生意,但她一点儿也不象是生意人,显得比较温柔秀丽,一个微笑会给你一个很深的印象,她见我就像见了她的亲兄弟,待茶弄水,显得特别亲近,我只要和文老一谈诗,她就平静的坐在一边,偶尔用一种激动的面容显示一下她对我们谈话的态度。在潍坊时,她给我最深的印象是从旧货市场买了一个古时用的陶盆子,据说是明代的器具,她说拿到日本会卖出一个好价钱。这是我第一次知道文物这种东西的无限价值,她建议我也注意一下,并说潍坊是一个古老的城镇,在历史上也出了不少状元和收藏家,遗留的古物不会少,她说:“懂得收藏也是一种文化。”

这一次文老与夫人来潍坊,我陪他们玩了几天,专门陪同他们去看了老潍县的风流县官郑板桥纪念馆,

俗话说的好,不经一事不长一智,就是这次参观郑板桥纪念馆,我才从心底里发现文怀沙的博学才识和捕捉事物的新颖眼光,他虽然迈入老龄,但还是一位记忆力极强和艺术观超前的人,他的反映能力是一般人不能比的。在去纪念馆的路上,他就不停的说:“郑板桥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位风流才子,40岁时就考上了举人,44岁又考中了进士,五十多岁就到山东范县做了七品芝麻官,后到潍县一任就是七年,在潍县这个地方惩治恶吏,鞭挞佞奸,在民间留下了他不少怪人郑板桥的传说。到馆内,他一边看郑板桥的书法,一边点评:“有人说郑板桥的书法是乱石铺路,我认为是真书草书行书隶书的结合,我认为说它是六分半书的说法比较准确,因为他用笔潇潇洒洒,笔走龙蛇,飘忽飞动,构体新颖,巧拙互补,是自创的一种书体”当他看了板桥的兰竹,就又谈起了郑板桥的绘画,文怀沙认为,兰竹不如他的书法,绘画还未达到理想的高度,但在用墨上,能将中锋侧峰互用,使墨色淋漓、爽爽朗朗,多而不乱,赋予了一种高风亮节的气质。这就是难得的创新”。总体看,他对郑板桥比较赞赏。认为在诗书画艺与为人方面,是中国的一杰一怪。在交谈中,他还十分称赞郑板桥在潍县留下的两句名言:一句是“难得糊涂”,另一句是“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他对我说:“耀东啊,这两句名言,太好了,一定要记住,好好向他学习。他的第一句是告诉人怎么才能做好人。第二句是对艺术创新的导语。告诉我们写文章作艺术,必须重神气,笔要活,墨要极秀,删繁就简就是要注重一种新气。文老的这些观念,纵横洒脱,天性独挚。当时,我在潍坊艺术馆工作已经多年,陪同过不少各地文化名人到此参观,但都没有像他这样有如此独辟蹊径的见解,原来国学大师这个名字,不是随便冠名的啊,这才是名符其实的大师。于是,对于潍坊能出现这样的文化名人,也由衷的产生了一种自豪感。

其实,文怀沙的书法,也是独此一家的,我第一次见他写字,是在1994年,文老再次和妻子回山东潍坊下面一个县区——昌邑老家去扫墓,这一次他们住在昌邑市的长城招待所,当时我还不知道文老书法写得如何的不同,但很快名声传出,就有一些领导慕名向他要字,当他给人们写字时,我发现他写的书法是篆、隶、行书相结合,经过他的融合,笔下的字就有了一种奇、怪、险的感觉,他打破了一般常人的写法,特别在用笔上有点惊险刺激,呈现出风雅探胜的风格。深厚的韵味藏在质朴的字里行间,明白人一看就知道,写得很有功底,是一种文人书法,一般情况下,书法家在一张宣纸上写上自己的墨体,不懂书法的人往往很少觉察到书法的奇妙,就看写字人如何盖章,待写字者往纸上盖上了一个红色的印章,就立刻觉得满屋生辉,特别是索字人还要将书法立起来,同书法家站在一起照一张相,字与人相立,立刻会使你浮动的心境静下来了,瞬间能感受到一种文化氛围的陶冶,得到在一般情况下得不到的精神享受,从这个意义上讲,书法艺术的确很高端。在潍坊有了清代的郑板桥,又出现了当代文化名人文怀沙的书法,从文化层面看,就感到有了一种不凡性。联想到我同文老初次见面时,谈到中国新诗的发展之路,讲到过潍坊出了臧克家这样的大诗人,以及著名小说家峻青,便进一步发现了这位大学者与这些文学家在潍坊有一个交流空间。它会无形的给潍坊带来新的荣耀。他是一个学者,国学家,又是文学家,书法家,经常到潍坊来谈文学,谈艺术,很自然的就确定了一位大师级的学者的形象。但是文老有一个特点,就是有一种包容感,讲起写字,在客人面前不是那样显山露水。好像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正因为文老有了这种宽容大度的胸怀,我才有了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随着后来同文老的交往增多,对文老为人的胸怀,气度,对国学本体,艺术的本质与特征,功能,以及对当代艺术学的建构,有了更进一步了解,我觉得在文老身上可以处处体现出国学与艺术学家所独有的高雅姿态。

后来,我因工作需要去了北京,几乎每年都要到文老的住处,交谈一些国学或文化方面的事。我发现文老的气度与胸怀,以及很多的不为人知的优点,都是值得我们这些人要好好学习的。也许是国学大师的缘故,不少朋友听说我与文老关系不错,就请我为他索要文怀沙的书法,其中有不少是诗人或作家,或请他题写书名,或者为他的作品题题字。甚至一些佛家,专程从南方跑到北京来找我。我办的这些事,都是公益性的,是不要作者花钱的,但凡我一张口,文老也从来没问我要过润笔费用,那时他的书法,已经每平尺的润格费用是一万元了,想不到几年的时间,竟长到了一平尺十万元。我每次到北京麦子店街他的住所,往往会碰到很多人在文老办公室前已经排号等待购字,由于我和他的夫人是老乡,我便事先打电话找到她,跟她说一声,就可直接进办公室同文老相见,外来人找文老,徐夫人很少陪同,只有我这位山东老乡到了,她总是热情相迎,端茶倒水,一番盛情。她说:“你们都是诗人,诗是通正气的,文老经常说的话,就叫‘正清和’,不要忽略这几个很平常的字,一定要弄明白,正清和的真实含意,我告诉你,第一个字是正,就是问心无愧的正,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人的精神健康,是人生的第一要义,第二是修身,什么是叫修身啊,就是要‘清’,清就是‘清洁’,‘清静’。所谓的清静无为,就是不要把自己掉到名利场上,要超凡脱俗一点。中国的道家,佛家最讲‘和’字,和就是和谐、和善,这个‘和’字是人生修养的高度,也是一种境界。文怀沙一生崇尚‘正清和’,就是让我们把自己的人生之路活得正一点,更清一点,更自在一点,我同他在一起,开始我身上有一点商业气息,后来接触多了,明白了,人生不论干什么事情,首先要语善,视野要善,再就是多行善事,在文老身边,我也要向他学习,要有成人之美之心,成人之善之心,善待一切来者,善待周围的一切事情。这样一来,我身上就多了和善友好的学术气氛。”正因为徐夫人有了这种自悟,也使她的家境创造出了一种心灵年轻的气氛,他们保持美好的心态,居住在良好的环境之中。文老自己每天都拿出一点时间,对着窗外的蓝天大声诵念:‘正——清——和’三字,故而他耳聪目明,哪像是一位百岁的老人啊。我在他手上、脸上看不到一点老年斑,而是红润光泽,这是十分难得的事情。”

文老虽然已经进入高龄,但他从不言老,一讲事情就笑口常开,他说:“什么叫人生,就是人要天天新生精气,任何事都要往前看,纵览天下不言老,有些人不懂得这个道理,总喜欢讲过去的事情。岂不知,这“老”字是一个包袱,丢掉了这个包袱,天天计划新的里程,才有其乐无穷。”不少人都知道,在文老的晚年,他也遇到了不少烦心的事,特别进入新世纪以后,有人在网上,报纸上不停的说他年龄造假,甚至还有各种的传言真有铺天盖地之势,这对一位百岁老人来讲的确是一种精神压力,我每次在他那里,有人只要一提这件事,不少人就为其打报不平,我特别注意文老的情绪变化,就怕出言太急,让他一时想不开,出事情。而文老心态总是显得非常平静,他说:“作为一个有正能量的人,要时时用平和的心态调整自己,就是有意外的惊恐,也要乐观对待,这就叫时时用良好的心态来养好自己的生命。”他每天的生活很有规律,早晨6点半起床,饭后就开始写写字,或接待客人,午后休息一下,然后再看书写字,找按摩师按摩半个小时。他说,人的养生,一是要用精神疗法,二是物质疗法。他己经多年不抽烟不喝酒了,粗茶淡饭,天天诵念“正清和”,也天天坚持散步,这是他最重要的养生疗法,有时我和我的爱人刘荔同他一起在院内漫步,他表现得很活泼,为了证实他的身体健康,还常常给我们跳几下,有一次他一边跳,一边朗诵名人的诗句:

“放下又拾起的/是你的信件/拾起放不下的/是你的思念。”

他问我:耀东,我朗诵的是谁的诗?我说:“真的记不清了”。他笑了,说:“这是你们的老乡,臧克家的短诗,叫《星点》。”他对郭沫若、鲁迅的一些名诗特别的熟悉,在我们交谈文学创作时,他经常背诵给我们听。引起一些朋友的叫好。他经常告诉我们,人上了年纪,一定要保持脑子的清醒,唯一的办法,就是用诗句来撞击脑子,唤醒它,要知道,每天读诗,唱诗,就是一副长生不老的药。我发现他有一颗一般人没有的童心。他的长寿,就与他的这种乐观豁达,勤奋不辍有很大的关系,再就是他注意饮食,很少吃油腻的东西。

有一次我们请文老在外面吃饭,他对自己的饮食要求很严格,过多的肉食他是不吃的,在我们向朋友们敬酒的时候,他的夫人悄悄跑到大厨那里,专门为他要了一碗黑芝麻糊。后来她告诉我,文老每天都吃黑芝麻,在芝麻糊糊中再加上点燕麦,薏米,红小豆等。就是咱们经常讲的八宝粥,另外文老吃饭比较克俭,从不让人多做饭,再去吃剩饭,他常说,老人一定要心平气和的调整自己的心态,保持心血管的流畅,所以,他才有这样的好身体。别看他人老了心态却很年轻,进入新世纪,竟然决策要编一套百卷本《隋唐文明》,开始是他自己动手,后来他的弟子傅光还等几位朋友也参加了,团队逐渐加大,最后由八位老弱病残作主笔,终于争取到了国家的重点图书规划项目。就在这时,一位好朋友赞助了他们270万元,再加上图书馆领导的支持,无条件的支持了馆中一些孤本、善本的使用,这真是一个罕见的大工程,在文献上首次披露了国内外收藏的大量善本古藉,到目前为止,是国内外收藏价值最高的《隋唐文明》。就是这样一位百岁老人,一味的苦心孤诣,和朋友一起编起了《隋唐文明》,一共完成了6千多万字,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首发式,后来他又下决心编《四部文明》,,文老说,我不是发思古之幽情,而是要为中华文明聚原典,结果全书共600卷,45000万字,如果摞起来,全书可达十几米高。这样一座书山耸立在中国的大地上,可真是为中华民族文化增光添彩了。

他的编书理念是要建构和发展中华民族的文化特性,民族文化的尖端性,可融性,开掘其蕴涵的人文历史价值。没有一定的高端眼光和视野,这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所以我是更加敬重这位文学大师了,有一次我在他家交谈,我问他:“文老,你一边写书法,一边编书,接待客人,精神头儿可真足啊。”文老笑了,他说:“耀东,我告诉你,我的精神头都渗透着‘正清和’三个字,我每晚念着入眠,从养生学的角度看,这个正字是字仄韵去声,念时要用鼻吸入精气;清和是平韵阴、阳声,念这二字不要出声,舌头尖抵着上颚,用嘴微微嘘出体内湿、浊气。这样反复念诵吐纳,嘴里会冒出清水。你再将这清水咽下去。中医这叫上泉之水,对健康很有好处。”他一边说,一边给我作试验,他说:“我每天早晚念九遍,后来念到18遍,81遍,不知不觉治好了我的失眠的老毛病。这是文老对别人极少说的养生秘诀。他的精气如此健壮,就是靠这三字经养生,现在不少老人,最大的痛苦是老想昨天,总觉得现在不如过去,我年轻时如何的好,老把过去背在身上,不能以微笑对待未来。人活在世上必须有一种纯洁向上的正能量精神,不必为世事的烦杂而闹心,文老的“正清和”三个字,讲透了人生能够长寿的秘诀。

2007年的一天,我同几位诗人到他家,他又谈到茶道,原因是起自有人请他写茶文化的文章,只写500字,还要能让中学生看得懂,再是要使有学问的人看了也能引起心灵的震动,此文章是为了迎接奥运,要刻两块石碑,一块放在上海的浦东,一块放在深圳。正面刻上文老的文章,后面再刻上陈琳的翻译英文,英文中的文字是:“茶文化和酒文化是截然不同的文化,酒令人糊涂,茶令人清醒,郑板桥说‘难得糊涂’。文怀沙说:难得清醒,只听说酗酒闹事,未听说品茶打架,酒属于奴隶社会,茶先于阶级社会,因此茶是酒的老前辈,我青年时代曾酒精中毒,所以主张设茶馆,少开酒楼。”也许是这篇文章的缘故,一般情况下,请文老到饭店吃饭,不能上酒,而必须要有好茶。每次到他家,他也是以好茶相待。

我每次到文老的工作室,都是在北京东三环的永安宾馆,我在北京也十几年了,每次去看他,他都住在这宾馆,而不买房子,开始觉得很奇怪,我就悄悄问徐夫人,我说:“文老不是没有钱,为什么老租房住?”,徐夫人笑着说:“文老一生只求淡泊明志,心怀正气过一生,要成为一个旅人的身份,他也常对我说,买房子干什么?人死了就睡一个小盒子,人生在世,世上万物并非我有。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 夫人说到此时,我猛然想起,上世纪三十年代,文老曾为粱祝之剧作者陈歌写过几句歌词,至今想起来,觉得很有意味,也展示了文怀沙人生之旅的豪迈与风采,他写的歌词是:

          窗外海连天,窗内春如海,

          人儿带醉态,你醉了吗?

          你醉的是甜甜的酒,我醉的是那翩翩的风采。

          深情比酒甜,你为什么不理解?

          美意比酒浓,你为什么不理睬!

          我是真爱你,随便你爱与不爱。

                      2018625

 

作者:王耀东  出处:王耀东  
阅读(541)  
    七嘴八舌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有话要说]
 
    有话要说    
登录后,在发表你的评论!
 
商情网简介联系我们┊Copyright @ Snsqw.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水泥商情网 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ICP备案号:川B2-20040141 经营许可证编号:川B2-20090148┊法律顾问:四川智见成律师事务所
客户服务中心:028-82002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