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登录   注册
白猫黑猫     [加关注]
 访问:363917   阿利特币:328  评论:0  关注:0  粉丝:0
 
 
2018年05月23日 09:40:48
川岛芳子死刑疑云:4根金条换来替罪羊,隐姓埋名又活30年?
川岛芳子死刑疑云:4根金条换来替罪羊,隐姓埋名又活30年?

2018-05-23 搜狐历史

1948年3月25日清晨6点,牢房内的川岛芳子在睡梦中被叫醒。随后,面容憔悴、目光呆滞的川岛芳子被宪兵押着,缓缓走出女监。就在一小时前,川岛芳子的上诉最终被驳回。在监狱西南角,两名法警按住川岛芳子的肩膀,让她面墙跪下。而后,一声沉闷的枪声响起,川岛芳子应声倒地,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女间谍就这样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枪决之谜,看不清面容的尸体是谁?

1948年3月25日清晨5点,30多名北平各家报纸的记者冒着刺骨的严寒聚集在北平第一监狱门口,他们接到国民政府的邀请,前来报道川岛芳子被执行死刑的情况。但无论他们怎么交涉,得到的回答依然是谢绝入内。这与之前报道川岛芳子庭审时的情况,简直是天壤之别。低调的行刑难道其中另有隐情?  

川岛芳子被执行枪决的半年前,1947年10月,国民政府发公审川岛芳子的公告。当局邀请了北平各大报纸的记者全程报道庭审过程,甚至还联系了电影公司为庭审拍摄纪录片。公审当天,人们纷纷涌入设在北平的河北省高等法院,争睹日本女间谍的真面目。由于场面失控,法官被迫推迟公审日期。再次开庭公审时,法庭设在露天场地上,前来参加公审旁听的民众可谓人山人海。  

为什么川岛芳子的庭审过程能够做到如此的公开透明,而眼下的行刑过程却做得如此的遮遮掩掩?记者们满腹狐疑,用脚狠踹监狱大门,一旁围观的民众也帮着记者一起砸门。而此时在监狱里,川岛芳子已经被押上了刑场。经记者与监狱反复协商以后,监狱方面还是没让在场的30多名中国记者进入监狱,而只是让2名美国记者进去了。  

大约又过了1个多小时,川岛芳子的尸体从监狱中抬了出来。大家立刻一拥而上,然而令人疑惑的是,眼前的这具女尸满脸都是血污和泥土,一点也看不出川岛芳子的本来面目。据说当时用的是炸子,从后脑射入,在前脸炸开,看不出面目。之后,日本僧人古山大行,受川岛浪速委托,向监狱方面请求安葬川岛方子,遂将尸体运走火化。  

川岛芳子执行死刑后次日,《大公报》、《北平日报》等北平各大报纸在报道川岛芳子死讯的同时,竟联合发表了记者们写给国民政府司法部的抗议书。抗议书中抨击了监狱只许外国记者进入的崇洋媚外的行为,同时还在相关的报道中对监狱方面遮遮掩掩的奇怪举动提出了质疑:“为何将死者的面部弄得那么血肉模糊,又沾满泥土,以致使人难以辨认?”更有细心的记者发现:“川岛芳子一向以男装短发著称,公审时留给民众的印象依然,但为何死者的头发却长得能够盘绕在脖子上?”这一连串问号,一时间成了家家户户饭桌上谈论的话题。  

然而一天之后,不但国民政府没有任何动静,就连各大报纸也都集体失声,不再对川岛芳子的行刑事件作任何报道。继而,各种传言纷至沓来,甚至有小道消息说,川岛芳子并没有死。1948年4月1日,也就是对川岛芳子行刑后的第6天,北平的《经世日报》突然曝出了一条惊人的消息,报道详细讲述了该报的一位记者见到川岛芳子的来龙去脉,其中还有采访川岛芳子的内容。这篇报道的出现,使本来就迷雾重重的对川岛芳子行刑事件,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罪行累累,获死刑缘何微笑?

1947年10月15日,对川岛芳子的露天审判在众目睽睽之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法庭上,川岛芳子梳着齐耳短发,一身西装,表情淡漠地回答着法官的提问。法官认为,她不但在中国窃取情报,而且还参与了“皇姑屯事件”、筹建伪满洲国等,应该以汉奸罪判处死刑。然而,川岛芳子只是冷冷地强调自己是日本人,并不是所谓“汉奸”。  

川岛芳子身世复杂。她原名爱新觉罗·显玗,又名金璧辉。她的父亲爱新觉罗·善耆,是清王朝八大世袭皇族之一的肃亲王。川岛芳子从小就聪明伶俐,是善耆最喜欢的女儿。然而,在她6岁那年,父亲善耆却决定将她过继给一个日本浪人川岛浪速做女儿。  

川岛浪速是日本信州人。1880年考取东京外语学校学习汉语,1886年9月潜入中国上海,参与刺探中国华东地区的海防情报。由于他略通兵法又精于测绘,因此他获得的情报极受日本军部重视。1900年,45岁的川岛浪速作为翻译随八国联军进入北京。当八国联军准备炮轰紫禁城时,他用流利的汉语劝降了清朝守军,使紫禁城免于炮火的蹂躏。肃亲王善耆听说了这件事,对川岛浪速大加赞赏。善耆初见川岛浪速时竟有相见恨晚之感,川岛浪速因此而能够自由出入王府,成为善耆的座上宾。1912年2月,清朝末代皇帝溥仪被迫退位,清王朝覆灭。辅政八王中最年轻的善耆不愿接受这一事实,拒绝在皇帝退位诏书上签字。打着“满蒙独立”旗号的川岛浪速极力拉拢善耆,而善耆为了实现自己的复辟梦想,就把自己最喜欢的女儿显玗交给川岛浪速培养。不久,显玗就随养父川岛浪速东渡扶桑,并随养父的姓氏取了日本名字川岛芳子,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从幼年开始,川岛浪速就不断地向川岛芳子灌输“满蒙独立”的思想。当时,他家是法西斯军官经常聚会的场所,川岛芳子耳濡目染,渐渐地接受了日本军国主义思想。1922年,16岁的川岛芳子因父亲善耆病逝而回国奔丧。善耆在遗书中嘱咐她要为复辟清王朝而不遗余力,一定要实现满蒙独立。返回日本以后,川岛芳子变得心事重重。然而,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回国的第2年,比她大42岁的养父川岛浪速竟强行占有了她。川岛芳子倍受打击,从此性情大变,她剪去了一头乌黑的长发,开始以男装短发面世。  

川岛芳子努力学习骑马、射击、开车,开飞机等技能,并且学会了英语、俄语,以及北平话、上海话等中国地方方言。在养父的细心调教下,川岛芳子逐渐掌握了一名职业间谍所需要的所有技能。  

在法庭上,狡猾的川岛芳子紧紧咬住被川岛浪速收养的事实,坚称自己拥有日本国籍,国民政府无权审判她。然而,由于当年川岛浪速没有办理正式的过继手续,因此川岛芳子拿不出相关的法律证明,所以法官最终认定,川岛芳子不是日本人,而是一个中国人。1947年10月15日,法院最终以汉奸罪和间谍罪判处川岛芳子死刑。在宣判的一瞬间,川岛芳子并没有表现出特别惊讶。法警带她走下审判席时,这个罪恶深重的“格格间谍”却带着一丝微笑离开了。这种反常的现象,当时就引得旁听的民众议论纷纷。  

李代桃僵,10根金条换来孝女替罪?

川岛芳子被执行死刑的几天后,有一位名叫刘凤贞的女子报案,说自己的母亲失踪了,同时她还说,自己的姐姐刘凤玲就是川岛芳子的替身。据她讲,她的姐姐在监狱里得了很严重的胃病,已经治愈无望,是她的母亲将她的姐姐卖了,得了10根金条,姐姐做了死刑犯的替身。  

据说刘凤玲长得像川岛芳子,会说日本话,而且非常孝顺,说反正活不长了,不如去换金条给母亲养老。但是,监狱答应给10根金条,却只给了4根,刘凤玲母亲去要,结果就此失踪。  

川岛芳子的死刑风波愈演愈烈,舆论一片哗然,纷纷将矛头指向了国民政府。如果情况属实,这将是国民政府一桩特大的司法腐败丑闻。倍感压力的国民政府赶紧在报上发表声明,坚决否认有人徇私枉法,私自放走了川岛芳子。  

《经世日报》的那位记者也赶紧站出来澄清,承认那是他出于对当局的不满,在愚人节这天跟民众开的一个玩笑,是一篇自己杜撰出来的新闻。而此时,那位言之凿凿的刘凤贞,在抛出这颗重磅炸弹之后,也在舆论的一片喧闹声中骤然消失了。  

关于川岛芳子之死的种种质疑和议论,仿佛被一阵突然刮起的大风吹走了,就此渐渐平息下去。当民众渐渐把目光转向解放战争的局势和北平城的命运时,有一部分人仍然坚信,川岛芳子真的没有死,关于她的各种传言都是有依据的。  

川岛芳子的日本家庭老师本多松江就曾作出过这样的推测:“当我听说死者的耳朵附近长着又密又厚的头发时,我立即想到这是替身,而不是芳子。”川岛芳子的亲哥哥金宪立在一篇回忆文章中也提到,肃亲王家在东北靠近蒙古边境有领地,对川岛芳子执行死刑后不久,看守领地的人曾经给他打电话,向他暗示川岛芳子已经平安到达,并且准备出境。

疯狂求生,谁有可能营救川岛芳子?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川岛芳子蛰居在北平的寓所里深居简出,每天从收音机中了解最新的政治动态和社会形势。8月22日,伪满洲国皇帝溥仪准备乘坐飞机逃往日本时,在沈阳机场被苏联红军迫降俘虏,川岛芳子闻讯后难过地失声大哭。  

然而不久,两张国民党的布告让她看到了一丝希望。布告中宣布,让缴械投降的日军和伪军就地维持当地治安。果然,那些抱头鼠窜惶惶不可终日的日伪军又都全副武装地出现在了北平街头。紧接着又传来消息,汪伪政府副主席周佛海,已经被蒋介石任命为淞沪警备司令。这使得那些昔日的铁杆汉奸纷纷跳出来,摇身一变成了“曲线救国”的“地下人员”,与此同时,一大批所谓的的“两栖人物”也纷纷冒出头来。川岛芳子自认为在中国混迹多年,左右逢源,因此也在等待时机,混入“曲线救国人士”的行列。1945年10月11日,北平的实际控制者、第十一战区长官孙连仲将军举行宴会,宴请部分居住在北平的所谓“曲线救国人士”。川岛芳子直到喝得酩酊大醉方才打道回府。然而,当天晚上,孙连仲就下令逮捕川岛芳子,审判也随之展开。经过两年多的审判,法院最终以汉奸及间谍罪判处川岛芳子死刑。  

不过,此时的川岛芳子并没有放弃求生的欲望,她写信给日本的养父川岛浪速,请求他尽快把自己在日本的户籍证明寄来。川岛浪速很快就回信,却没有说明川岛芳子拥有日本国籍。法院最终裁定川岛芳子是中国人。曾经为日本侵华不遗余力的“帝国之花”,却被自身难保的“友人”集体遗忘。如果川岛芳子真的被人营救,那么会是谁救了她?回答这个问题,要从她的间谍活动说起。1931年末,日本关东军派人秘密将溥仪从天津接到了东北。由于走得匆忙,没有来得及带上皇后婉容。日本军方决定,派出有着格格身份的川岛芳子救出婉容。不久后的一天,天津的静园门口人声嘈杂。一名年轻女子声称,在园中做佣人的母亲即将死去,希望能让她见最后一面。于是,川岛芳子将婉容藏在带来的棺材里,以为母亲发丧的名义将她带出了静园。在川岛芳子的一路护送下,婉容顺利地来到长春。  

如今,在川岛芳子落难时,爱新觉罗家族的人很有可能会想办法营救她。川岛芳子的亲哥哥金宪立后来就回忆说:“当时进驻北平的十一战区司令孙连仲的夫人,是清王室的血缘亲族,我决定通过这层关系来营救芳子。孙夫人说:‘在行刑的时候,可用替身换下芳子的生命,但需拿出100根金条疏通关节’”。除了爱新觉罗家族以外,具备这样实力还有谁?  

关系微妙,国民政府有人暗中操控?

1932年“一·二八凇沪抗战”以后,川岛芳子以舞女的身份作掩护潜伏在上海,与老情人,日本谍报机关特务头子田中隆吉合作搜集情报。那时候,每到周末,南京政府的一些要员就会到上海休闲娱乐,川岛芳子就活跃在这些政府要员之中。很快,川岛芳子就发现了一条大鱼,他就是时任南京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的孙科。川岛芳子用尽招数,两个人很快就打得火热。眼见时机已经成熟,川岛芳子声泪俱下地对孙科编造了她一个女大学生流落风尘的悲情故事。  

孙科陷入了川岛芳子精心编织的情网之后,不久就设法把她安排到南京行政院做了他的贴身秘书。于是,川岛芳子就开始经常窃取行政院的机密,再找机会交给田中隆吉。这期间,她最大的收获就是及时获知蒋介石即将下野的消息,根据这一情报,日本迅速调整了侵华的作战部署。然而,她的诡异行为早已引起了军统特务的注意。军统很快就查清,这个落难女大学生出身的秘书其实大有来头。  

不久,川岛芳子在一次与田中隆吉交接情报的时候,被军统特务抓获,不过,她还是在狱中受到了优待。几个月后,日本军方暗中替她说情,于是,川岛芳子毫发未伤地被遣送回了日本,而这起发生在南京国民中央政府中的间谍案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如今的川岛芳子有没有可能凭着与孙科的特殊关系而再次逃避法律的制裁呢?川岛芳子被终审判处死刑以后,又被关押了5个多月才被执行死刑。而最终的行刑日期选得也比较微妙,是在国民行宪大会召开的前4天。此次行宪大会最重要的议题就是选举副总统,而此时李宗仁和孙科的副总统之争已渐趋白热化,任何有损竞选人选情的人和事必定会有专人帮助清理。  

对于孙科来讲,川岛芳子就是有损他选情的一大丑闻,李宗仁一派也看中了这一点,正在拿孙科的作风问题大做文章,这使得力保孙科的蒋介石大伤脑筋。行宪会议的前4天对川岛芳子执行死刑,在如此关键时刻的孙科不仅不会营救川岛芳子,反而应该是更希望尽快地将她置于死地。

日本军方,值得为“帝国之花”铤而走险?

日本侵华战争期间,川岛芳子先后参与策划实施了“皇姑屯事件”、“一·二八事变”、伪满洲国建立等重大历史事件,这使她迅速成了日本军界响当当的人物,在当时的日本更是被一些受法西斯主义毒害的青年奉为偶像。在川岛芳子危难之时,日本军方是否会出于利益方面的考虑而进行营救呢?

1928年,由于张作霖拒不履行“二十一条”中关于南满和东蒙古农工业的中日新约部分,成为日本蚕食东北最大的绊脚石。听说张作霖打算回东北,日本关东军认为这是一次绝好的暗杀机会。因此,如何弄到他回沈阳的详细时间表和路线图的重任就落到了川岛芳子身上。

1928年5月,北平的张作霖大帅府来了一位穿着考究、举止典雅的女人,要求面见少帅张学良。这个女人正是川岛芳子,由于曾有过一面之缘,张学良并未拒绝见她,但是,此时的张学良正忙于为父亲张大帅回东北做各项准备工作,因此没有时间见客,于是委派了他的一名副官负责接待。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川岛芳子就“俘虏”了那名副官。从这名副官口中,川岛芳子探听到了张作霖回东北的准确路线和具体时间。于是,日军在皇姑屯顺利炸死了张作霖。  

“皇姑屯事件”以后,随着一次次破坏行动的成功,川岛芳子也逐渐走向了个人权力的巅峰。1932年3月1日,溥仪在日本的扶持下建立了伪满洲国,川岛芳子梦寐以求的“满蒙独立”的闹剧也鸣锣开场。为了维护伪满洲国的统治,川岛芳子说服她的情人,时任伪满洲国军政部最高顾问的多田骏将军,帮助她组建了一支武装力量“安国军”,并且任命她为“司令”。  

身陷囹圄,日本人想斩草除根?

1935年8月,多田骏调任天津中国驻屯军司令,川岛芳子在伪满洲国失去了靠山。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借口安国军在热河打了败仗,下令解除了川岛芳子的司令职务。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华北沦陷,蛰居在日本的川岛芳子迫不及待地返回天津。她借助老情人多田俊的关系将日租界内的东兴楼据为己有,并以东兴楼饭庄老板的身份与当时的社会名流、国民党要员广泛接触,一时间,东兴楼变成了天津情报买卖的重要场所。

1941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川岛芳子在多田骏的办公室里看到了一份叫做《谋略计划》的绝密文件。这是日本军部制定的对华全盘战略计划,属于日本最高机密,文件中有一项“桐工作”,引起了川岛芳子的浓厚兴趣。她相信自己有完成这个“桐工作”的绝佳条件。首先,她在东兴楼已经与国民党军统组织搭上了关系,并与国民党要员有着广泛的接触;其次,是为开展这个“桐工作”而专门设立的一个名为“竹机关”的机构,这个机构的负责人就是川岛芳子过去的老师,日本特务机关头子土肥原贤二。  

已经逐渐被日本人弃用的川岛芳子,认为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放弃这次东山再起的大好机会。她立刻回到东京,打电话给当时的日本首相东条英机的夫人胜子,要求面见东条英机。东条英机听后脸色顿时大变。他没想到,这么重要的绝密文件竟然会让一个局外人得知。盛怒之下,东条英机下令逮捕川岛芳子。  

半年之后,在几位军官的游说下,东条英机才同意将川岛芳子从监狱里放出来。然而,刚刚迈出监狱大门的川岛芳子接到东条英机的一个手谕,告诉她已经“不适合”待在日本了。川岛芳子连日本的家也没回,买了张机票即刻启程飞回天津。东条英机与多田骏商量,觉得留着这个女人终究是一个祸害,不如让她永远闭嘴。多田骏也因为川岛芳子的事惹了一身麻烦,正愁无法脱身,自然是极力赞成。不过,执行暗杀任务的少尉,因为非常同情川岛芳子的遭遇,事先给她报信。川岛芳子才逃过一劫。 

疑云再起,60年后“方姥”是川岛芳子?

2006年,长春女画家张钰向人道出了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情。她说以前有个方姥,姥爷说她是川岛芳子,然后还说要找“小方阁下”,将方姥的一件遗物——掐丝景泰蓝座狮摆件交给他。“从小与她生活在一起的方姥姥就是日本女间谍川岛芳子,而且一直活到1978年才去世。”张钰口中的这个神秘的“方姥”,真的是川岛芳子吗?一时间,支持的声音、质疑的声音纷至沓来。60多年前,川岛芳子到底有没有被处死?  

小方阁下指的是小方八郎,他是川岛芳子的秘书。1945年10月11日,国民党宪兵队逮捕川岛芳子时,小方八郎目睹了全过程。他企图上前阻拦,却被宪兵们死死按住,最终被一同带走。由于小方八郎的日本人身份很快被确认,他便于1947年3月被释放回国。此后他就在日本担负起了营救川岛芳子的重任。在狱中,川岛芳子也不断地给小方八郎写信。  在日本朋友的帮助下,张钰知道了小方八郎先生已经在2000年去世。在知道这个消息后,人们打开了方姥要求转交给小方八郎的掐丝景泰蓝座狮摆件。狮子里面出现一张纸条,上有墨笔的16个篆字,并且还有落款。“方魂回天,志未归来,含悲九泉,达今奇才。秀筑敬据小方阁下。”还印有一个葫芦形广幸图章。

按照张钰的说法,1948年末的一天,张钰的姥爷段连祥家迎来了3个神秘的客人,其中的中年妇女就是川岛芳子。从那以后,川岛芳子就在段连祥的安排下,住在了长春的城郊新立城,并且对外宣称这是她一个远房亲戚方老太太。张钰说,方姥很疼爱她,没事也会教给她一些画画的技巧。方姥有几本日本杂志,方姥曾经把它们当作教材,教给张钰一些简单的日文和日本歌曲。方姥多才多艺,在家平常唱日本歌,跳日本舞、说日语。与川岛芳子同为皇族的爱新觉罗·德崇,在提及“方姥”事件时,却说这件事情在爱新觉罗家族早已是公开的秘密。1955年时,他曾看到过川岛芳子。当时她去他家。他的父亲说:“璧辉来了。”因为家族中不称呼她川岛芳子,而是金璧辉。  

段连祥保存了很多据称是川岛芳子的遗物,其中的大部分都存放在以个密码箱里。其中有个小巧精致的望远镜,筒壁上刻着大写的英文字母KH,就是金璧辉的日语发音英文字母。根据川岛芳子自己写自传中,她年轻时用英文字母代名,望远镜有可能是川岛芳子的遗物。然而,有的研究者对此却并不认同。因为那个望远镜倍数很低,根本不能用于军事。密码箱也只是当时日本人做小买卖用的手提金库。  

方姥唯一的一张照片,已经在2004年与张钰的姥爷段连祥一同火化了。不过,据称张钰1986年报考美术学院时,曾以照片为参照临摹了肖像。从肖像画上看,方姥确实与川岛芳子有几分相似。  

多方求证,隐姓埋名又活了30年?

2009年3月,应日本朝日电视台的邀请,由女画家张钰等9人组成的“川岛芳子生死之谜”考察团来到日本。在日本研究者的建议下,考察团决定派张钰前去拜访川岛芳子的生前密友李香兰。  

李香兰的日本名叫山口淑子,曾经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知名的歌手和影星。1938年,青春年少的李香兰来到北平,因她是当时天津市市长潘政声的义女,所以能够频频出入于天津的上流社会。《川岛芳子生死之谜新证》作者之一李刚说,李香兰和川岛芳子认识之后,就一直参加各种活动,形影不离,还以“兄妹”相称。日本投降后,李香兰也曾被中国政府以汉奸罪起诉,但最终由于提出了有力的日本国籍证明而被释放。

2009年,已经88岁高龄的李香兰听到中国有川岛芳子的最新消息时,感到很不可思议。3月12日晚,张钰来到李香兰的住处。这场原定15分钟的会见,实际上整整用了4个小时。双方见面后,张钰谈起“方姥”的生活习惯,并介绍了“方姥”住房、茶室的布置。张钰说:“我给李香兰看我画方姥的像,还有方姥房子。其中有方姥戴墨镜刁烟坐躺椅上。她很肯定地说这是我哥哥,是我哥哥。”  

尽管直到今天争论还没有结果,但有些问题,就连确信无疑的研究者也是无法解释的。比如,川岛芳子究竟是通过何种关系才逃脱一死的?保险箱中有简体字版本的关东军地图,又是从何而来?然而,不管川岛芳子的生前身后有过多么耸人听闻的经历,她是卖国求荣劣迹斑斑的汉奸的事实,谁也无法更改。作为历史人物,在1948年的一声枪响以后,已经永远地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阅读(149)  
    七嘴八舌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有话要说]
 
    有话要说    
登录后,在发表你的评论!
 
商情网简介联系我们┊Copyright @ Snsqw.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水泥商情网 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ICP备案号:川B2-20040141 经营许可证编号:川B2-20090148┊法律顾问:四川智见成律师事务所
客户服务中心:028-82002818